传承

设计

一支铅笔、一张白纸和Jaeger‑LeCoultre积家的哲学理念,传奇腕表便在设计师的手下描绘成形。首先是草图。草图的首要目的是以线条勾勒构思,显示某项功能,将全新设计图像化。它们是Jaeger‑LeCoultre积家造型语言的诠释者。这些非凡设计秉承Jaeger‑LeCoultre积家悠久传统,紧跟时代,面向未来,把握时间的脉搏,融合过去、现在与将来,这便是Jaeger‑LeCoultre积家所有表款的特质。


机芯零部件的装饰

经加工后,需对机芯零部件进行手工装饰,宛如一件艺术珍品。技术上力图完美也要求外观精益求精,因此,表桥和夹板内侧的许多铣削凹槽和退刀槽均进行装饰,即便是那些被其他零部件遮掩的部件也是如此。


宝石镶嵌

在另一间工作室中进行的是对夹板和表桥的最后一道既复杂又精密的加工工序——宝石镶嵌,即嵌入红宝石轴承。这项工艺自1902年开始采用,红宝石具备四项功能:将齿轮固定在夹板和表桥上、减少摩擦、延长零部件使用寿命、同时具有存储润滑油的作用。


擒纵叉

Jaeger‑LeCoultre积家是率先自行生产和组装擒纵叉的表厂之一,如今也是少数保有此技术的表厂之一。此项工艺要求工作细致,精确无误。一枚擒纵叉从生产、装饰到组装需经过22道工序。


雪花镶嵌法

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的镶嵌师们发明了一种镶嵌技术,重现自然之美。在雪花镶嵌法中,珠宝镶嵌师凭借非凡创意和无限灵感,依据腕表本身形态或镶嵌图案,直接在材质上完成装饰。全过程不允许出半点差错。镶嵌师将颗颗钻石并肩排列,并根据钻石不同直径,最终将贵金属完全覆盖。当宝石紧紧排列在一起,在金属表面铺陈展开时,镶嵌师的作品方能渐露真颜。自由创作更需要灵巧和细致。除了复杂的工序和漫长的工时,挑选钻石也需要丰富的专业经验:即便是最小直径的钻石,也必须融入最大胆的设计。


车削

自动车床在各种材质上车削、钻孔、攻丝,每分钟转动达6,000多次。擒纵叉轴或叉头针等细小部件,则需花费一周时间,使用顶针制作。


珐琅工艺

这门古老艺术曾失传近百年。1994年,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决心重新揭开神秘工艺的面纱。这项工艺要求珐琅结合绘画与冶金技术,因此,Jaeger‑LeCoultre积家花费数年时间,才在Reverso翻转腕表上首次重现微绘作品,其艺术价值得益于工艺大师的耐心。如今,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的三位珐琅师已经掌握了所有传统技术:大明火珐琅、内填珐琅、半透明珐琅和掐丝珐琅。他们秉承一贯的求知精神,开发出一种专利工艺,赋予作品超凡的深度:将珐琅微绘画略微斜,置于光源下,即可看到丰富的色泽变化,展现独特的视觉效果和令人惊叹的细节。


镂雕工艺

技能、经验和想象力引领雕刻师实施精度达到百分之一毫米级的工作。为保持部件形态,雕刻师以蜡块为支撑,并逐一雕刻。首先雕刻细线条,确定雕刻区域。然后,雕刻师继续雕刻较宽的线条,尽量避免刻得太深,以免穿透金属。此后,部件交到制表师手中,进行组装。组装完毕后,机芯宛如奢华的镂空刺绣珍品,精致细腻,点缀红宝石与蓝钢螺丝。


珍珠圆点打磨

Jaeger‑LeCoultre积家坚信,精美的艺术杰作,从细节便可见一斑,因此将机芯装饰发挥到极致。细致的手工制作、珍珠圆点打磨、倒角、拉伸、打磨、磨光和抛光等工序,与最复杂的机械装置相结合。Jaeger‑LeCoultre积家对各种材质(精钢、白铜、钛金、铝)了如指掌,将顶尖技术服务于传统装饰。每个部件都是一项美学挑战,通过设计、镂雕和装饰,让整件作品成为旷世杰作,完美体现复杂功能之美。


组装

机芯是赋予腕表生命的部件。在机芯组装车间里,精湛技艺已在此持续传承180多年。制表师将毫无生气的材质唤醒,为每一只腕表注入活力,而机芯的运转则将制表大师的印记封存,直至永远。


雕刻工艺

雕刻工具已经有数百年历史:如今使用的凿子、剪刀、锉刀和锤子,与埃及人和特洛伊人使用的工具和材质大同小异。凿子起源于粗刮刀。雕成斜面的钢剪刀木柄呈圆形,与手掌完美契合,因为手部力量决定了刀锋切入材质的深度。为了确保微小细节的完美呈现,追求极致精确,雕刻师需使用各种大小的凿子。雕刻师亲自用砂岩轮、砂轮和油石打磨凿子。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在无可挑剔的抛光切面上,才能完成阴影区的雕刻。经过多年历练,雕刻师才能在黄金、精钢或铂金上雕刻。首先画出素描图,在Reverso翻转腕表背面直接用刀尖雕出图案。之后,用凿子将图画按照适当雕刻风格进行细加工。在一本古老的雕刻手册中有这样一句话:“手到之处,图案自然呈现,惟有至此,方能尽善尽美。”


抛光

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不放过任何肉眼看不到的微小瑕疵,赋予表壳耀眼光辉。为满足这一要求,工坊内光线晦暗,但每个工作台上则以耀眼的白光照明。抛光应达到Jaeger‑LeCoultre积家所要求的完美境界——“镜面抛光”。Atmos空气钟便具有此抛光效果,需经磨光、金刚石打磨、抛光、上漆等多道工序。


镶嵌工艺

传统镶嵌工艺可体现镶嵌师的个性特征。每一次创作,镶嵌师都要准确确定宝石的镶嵌位置和数目,决定图案设计。镶嵌师首先雕刻细小的孔,而后雕刻大孔。然后,如同雕塑家一样反复雕刻材质。雕刻时,需同时摆放支撑宝石的镶座。在此阶段,镶嵌师摆放宝石,仔细调整,以达到完美、精确的位置。最后,精心加工镶座,将宝石固定。


切割与轧制

切割机上的铣刀将多余部分去除,铣出锯齿、齿轮与小齿轮的完美形状。Jaeger‑LeCoultre积家的优秀品质得益于其所制订的一系列制作工序,并在表厂多年发展历程中不断改进。例如,对小齿轮和摆轮轴的轧制是为了改善腕表功能,此项手工工序需要具备高超技艺、灵巧的手艺以及锐利的目光。由于零部件尺寸有限,加工面极小,因而是一项极为精密的工作。


模具与机械

根据产品部的设计,模具制作师和机械师开始制造用于生产腕表的工具。Jaeger‑LeCoultre积家为确保质量,始终自行生产模具。每款全新机芯的生产需要使用60至100种新模具。


表壳制造

表壳制造需要工匠通过机器完成,必须绝对细致精确。不同材质的部件(铂金、黄金、精钢、钛金等)先进行塑模,之后加以车削、铣削和调整。通过钻孔以及打磨调整形态后,再为完工工序做准备。最后,只有利用灵巧手工艺才能够去除毛刺,并完成细腻的预安装工作。


热处理

Jaeger‑LeCoultre积家是制表界极少数拥有真正的冶金工坊的表厂,能对材质进行加工,获得必要的使用寿命。Jaeger‑LeCoultre积家工艺包括淬火、回火和退火——三项热处理让钟表部件永葆光彩。此工坊以非常精确的温度对螺丝进行热处理,以获得理想的蓝色。


表盘

表盘是平面圆盘,呈斜面或曲面,通过固定销固定在机板上。表盘表面涂有清漆。时间、日期、动力储存等功能显示都通过转印完成,此技术也用于昼/夜和月相显示功能等。


电镀

零部件需进行电镀处理才能经久不变,做法是通过电解的方法在钢件或黄铜件覆盖一层厚度为0.8-1.2微米的镍金属。此外,黄铜零部件上还需镀上一层0.2-0.3微米厚的铑或24K金,由此增强每个零部件的抗腐蚀性或抗机械磨损性,延长其使用寿命。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是为数不多的完全掌握电镀工艺的表厂,可采用多种金属进行电镀处理,例如银、钯、钌以及各种黄金。


装壳

装壳要在安静且一尘不染的条件下进行。装壳室内保持恒定增压,严格禁止任何无关人员进入。将机芯置于表壳内,小心装配表盘和指针,最后使用镊子和螺丝刀将置于装壳垫上的表壳安装完毕。完成此步骤后,Jaeger‑LeCoultre积家精湛工艺的秘密就此永远封存于腕表中。腕表组装完毕后,需经过Jaeger‑LeCoultre积家针对精密时计产品所设的层层测试和检验。


平衡摆轮

平衡摆轮制作包括以下几个步骤:车削、落料、钻孔、攻丝、上螺丝、组装和调整平衡,最后在激光室安装游丝并为游丝上箍。Jaeger‑LeCoultre积家掌握所有部件的制作工艺。


精加工与调校

所谓“精加工”就是在昏暗的光线条件下调校擒纵机构。擒纵机构是一种平均分配平衡摆轮能量的装置。此操作借助投影加以控制,要求动作极其精准。根据擒纵轮和平衡摆轮调整擒纵叉,动作必须极其灵巧。在明亮的房间内,完成在机芯上安装平衡摆轮和摆轮夹板,将游丝展平并调整至平衡摆轮中央等工序。之后,机芯便开始运转。机芯精确运转确保腕表拥有恒久不变的精准度。


组装齿轮组

工序包括铆合、嵌入、平置传动活动件(小齿轮和齿轮)。


机芯制造专家

机芯制造专家是组装并校准机芯的专业制表师。当设计图纸最终完成,具体生产计划制定完毕后,便进入样品的制作,通常制作出十几枚样品。样品随后要进行四到十二个月的测试检验,只有经过这一阶段,机芯才能开始批量生产。此阶段的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进行极其精细的操作。最复杂的机芯从制作到样品的最终确认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


落料

通过使用模具,非常精准地对各种材质进行切割、钻孔、调整、去毛刺和倒角,打造擒纵叉、垫圈、齿轮或发条等部件。Jaeger‑LeCoultre积家表厂保存着约6,000件模具。其中某些模具至今仍用于老式表款的修复。制造Atmos空气钟部件的冲压机冲力最为强劲。